做作品的時候,心情要去調整,不能帶有很多雜質,不然作品出來就是有雜質的作品,不管別人敏銳度如何,別人就是會感受得到。

 

Josh能以建築所學去架構花藝世界,但他不願被「花藝」所定義,他希望能以物質本質出發,延伸創作與設計不同視野的可能性。問起Josh植物對他的意義是什麼,他說像是多了一種可以說故事的方式,是一種創作的媒介,提供生活呼吸的一種養分。Josh認為自己的工作仍算是服務業,除了做出漂亮作品外的事情,和客人相處、善待工具、對自己生活的要求,這些都相當重要,因為這些要素都會在作品中忠實地映照出來。如此嚴以待己的Josh,能做出什麼令人驚嘆的作品,我們持續期待著。

課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