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釀造物也是家人,關愛照顧釀成的,總會特別美味!"

釀造技藝在Justin這顆理性、嚴謹且講究數值的腦袋中,是如何顯影?他給了我們一個常人難以穿透的答案:「和微生物和平共處。」

「回頭望向無論是釀造或醃漬,理解祖先的為何而做,其中蘊含著飽滿智慧和深情滋味;而現下,藉由科學角度的切入,我們得以定位時間的拿捏、營造衛生環境,讓這項技藝能被方便地操演,進而有機會再走進每個尋常家庭中。」

Justin的創業夥伴嘉鴻是偏向抒情的感性腦袋,和我們分享關於釀造的生命經歷,始於奶奶醃漬的高麗菜乾,「感情的傳遞就在『動手做』這件事間流動,『動手做』也意味著自己擁有照顧他人的能力,自我價值也隨之冉冉提升。」,這番領悟,也領著嘉鴻和Justin重新凝視臺灣,往友善耕種小農群們照看的繁茂土地走去,帶回了稻米、黃豆、黑豆、小米、紅藜和各色水果,滿載收穫。

把大地贈與的禮物帶回了家,Justin和嘉鴻想將喜悅分送給更多朋友,所以開辦米麴、鹽麴、酒釀等課程,回應創業打造的「四合院」意象,給予手中欲發酵的材料愛與關懷,就像是身邊關係需要彼此悉心澆灌,才能發展成快樂(也就是美味)的豐沛面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