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作品的時候,心情要去調整,不能帶有很多雜質,不然作品出來就是有雜質的作品,不管別人敏銳度如何,別人就是會感受得到。

創作過程中快樂跟痛苦的地方?

我覺得很高興的是,我做的每件事都跟我未來的目標是可以累積的,是在做自己的東西。不開心是有時候會把自己弄太累吧,但習慣之後那背後其實是滿足的,是踏實的。然後已經開始要面對大家互相比較的階段,市場上有些什麼狀況,就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更往前一步、更突破一些技術性的事情,也要想怎樣帶領這個品牌繼續往下走,這是比較大的壓力。

 

日常生活作息

早上4、5點起來,晚上11點睡,我是時間到就會昏倒的人。我喜歡早上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就起來,然後跟著天,一起亮。我覺得那樣好像一天的開始,心裡會特別踏實,如果睜眼時覺得天已微亮,那個挫折感好大噢(大笑)。

 

生活不可或缺的物件

網路。工作的工具。其他都是身外物。

 

理想的生活態度

很多事是要放寬心、看開很多事。做了一個決定就努力做,做完就過去,不要想太多,這樣才會讓自己更寬心,我覺得現在生活的心情是這樣子。

 

對食物的記憶

我們家多是我爸掌廚,我爸做的東西比較台灣味,像三杯雞、羅宋湯啊家庭日常生活的菜。印象很深的是傳統菜市場裡的小攤子,只賣雞肉飯、滷肉飯、肉粽、切小菜,他早上六點就開始賣,到下午兩三點,從以前到現在價位都沒變,大碗/小碗還是25/20元,到現在回永和我都還是會去那邊吃,因為雞肉飯上有手撕雞肉但還是有澆滷汁,所以每次都叫雞肉飯!

 

喜歡的餐廚用具

喜歡叉子,結構很好玩,很特別,可以捲麵也可以當小小湯匙,有些湯匙做成叉子狀也很好玩。排梳很可愛。

 

喜歡和討厭的食物

討厭榴槤。喜歡美乃滋。

 

食物與現在創作的關聯?

食物、生活方面的大小素材,都是我會觀察到的,當然我沒辦法去轉化食物如何變得好吃這件事,我大概會看的是造型、顏色、配色,哪些食材可用,層次如何搭配,也會慢慢了解做菜有一套邏輯,把一個原來是怎樣的東西,變成另一件事,我覺得很好玩。

了解這些後,我覺得做花好像變得更多能性,花原來是一朵一朵,不只是拼在一起就好看,如果要去談一個概念,應該要去把它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事情,或是保留原來狀態也好,旁邊有多少佐料去搭配,所以因為食物,我再重新回來看待植物,有更多有趣的事可以發生。

以MUME的案子來說,老闆希望我能在桌上放一些裝置,想放蠟燭,所以那時我的概念就是把植物裹在蠟油裡面,第一次做用蘭花,可是蘭花會變形,客人也喜歡剝它就會碎掉;第二次做就使用食材,用黑炭、乾的香菇、冬粉、魷魚去裹蠟,再用蠟油去滴出好像被溶解的狀態,因為這些食材色調是彩度比較低的,整體就用黑白灰去表現,概念是因為MUME一開始找了很多台灣不同地方的食物、食材,去想可以怎樣使用和轉化,所以我覺得這個呈現有點像一開始的狀態,重新起灶的一個動作。

 

 

質物建築家  李霽 JOSHUA LEE / PART I


想了解更多李霽的新作品請到 質物霽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