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看似是安靜的,但李霽的笑聲很洪亮;植物看似是直接的,但李霽能表達的意念層次很多。走進他的工作與生活空間,好像在每個小角落都可以發現散落著一些有點意思的東西,有生活的痕跡、人的痕跡、故事的痕跡、想法的痕跡,建築、劇場、植物、書、電影、劍道、潛水,覺得有趣就試試看,在這些看似不大相關的領域中,找到屬於他的彈性整合空間。

他的人友善輕鬆,文字和作品卻極度嚴格,所能看到的是片段、層次,並在之間持續探索。

大學時為何選擇念建築?

高中時喜歡畫畫,數學方面還蠻在行,幾個因素加起來覺得自己可以念建築,但實際上在建築系裡也是花了一段時間去摸索。第一年基礎設計做得還蠻有趣的,可是到建築實務要算一些結構、材料,對我來說很僵硬,所以當中有兩年時間都在玩劇場,比較不專心在學校。

劇場可以嘗試很多事,後來認識一些舞台、服裝、燈光設計師,發覺我好像還是比較適合做設計的人,就突然意識到,我應該要把建築念好,也是那時候,我決定要重新開始好好把本分做好,把這個專業學好。我覺得這是基礎,做好之後,才會有其他更多的可能性。

 

有回到本分這個想法的關鍵點?

關鍵點好像是因為當時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對自己的未來覺得茫然,有點像那時候因為沒有其他可以抓的事情,所以體會到唯一能做的,就是先把我的學業顧好,才把這件事情好好認真看待,之後也確實覺得,建築就是我想做的事。

 

你怎麼看建築跟你現在工作的關聯性?

我覺得建築有很多不同面向,你可以用很多方式去談建築這件事,雖然我現在好像是在做植物的設計,以植物為材料做一些創作,但我們同時也有在做室內設計案,還是希望跟「空間」整合。建築這個專業讓我去碰觸其他不同尺度時,我好像比較容易知道怎樣把一開始的架構先想好,再開始進行後面的事情,譬如說做一些大型裝置時,我就可以先知道架構怎麼做,再貼材料。

 

從霽Flower進化到「質物霽畫」的概念?

我們做的事情面向不只有花,也不想只把自己定位在花藝這件事,我們希望從重新看待一個物質本身的質地跟本質,衍生出創作跟設計,這是我們品牌的精神。Logo是從「霽」字去轉化的,裡面包括建築、植物、傢俱、藝術、地圖等面向,表示我們可能涉及到、不同視野的尺度。

 

植物對你來說是?

它好像給了我另一個可以說故事的方式。做建築花費時間很長,植物對我來說是可以快速做出一件作品,我會照自己的直覺、感覺做,當然我喜歡自然的東西,所以對我來說,植物是一種創作的媒介,提供我生活可以呼吸的一種養分,它讓我看到較多不同層面,當我再回到空間創作,想法會變得比較有彈性;也因為我有建築的經驗,我在看植物時也好像可以做些不一樣的事。它有點像另外一本書,打開了另外一個我看事情的方式。

 

你是否有所謂的創作原則?

我覺得我的工作還是服務業,有很多除了做出漂亮作品外的事情,比如說怎樣跟客人相處;怎樣面對你做一個小小的東西、別人可以看到你的精神在裡面;怎樣善待工具、善待工作的環境;對自己的生活有沒有要求;我覺得這些都很重要,都會反映在作品上,包括心情都會反映在作品上。

做作品的時候,心情要去調整,不能帶有很多雜質,不然作品出來就是有雜質的作品,不管別人敏銳度如何,別人就是會感受得到,說不定他可能說不上來,他可能就會覺得好像沒有那麼好,下次就不會跟你合作,就是會有這樣的差別。

 

質物建築家  李霽 JOSHUA LEE / PART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