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愛在城市轉角小店間發現驚喜,卻開始學習與大自然共處的田園生活;從未想過會結婚,卻遇到第一眼就知道的另一半,成為幫孩子準備每天不一樣漂亮便當的媽媽;喜歡一個人一直走的旅行,卻也能找到與家人一起享受旅行的平衡;當終於住進紐西蘭夢想中的百年木造老房子,卻發現最親愛的家人朋友,都在臺北。

Fion的生活裡有很多顏色,那不是顏料擠出來的顏色,而是她用手中畫筆調出來的顏色,因為調過,所以如她臉上笑容般,是溫亮的光。

我很喜歡用同一個顏色去畫圖,比方說一個綠色,我就會想辦法把一個綠色變到一百個綠色,用一百個綠色去完成一幅圖。

Fion小時候對食物的記憶?

我的奶奶很會做菜,就是背影會經常在廚房裡晃來晃去那種,我們家有五個孫子,便當都是奶奶做的,因為我奶奶是受日本教育,印象中很深很深的是,早上起來會看到奶奶用手拭巾包剛做好的便當,五個便當整整齊齊擺在桌上,都用手拭巾包好。奶奶還會捏三角飯糰,捏得很簡單,只有米飯、鹽巴、水,她會用從日本買回來的海苔,很香,直接用海苔包得黑黑的,簡單,但很好吃,所以從小我們家小孩都會捏飯糰。

因為小時候是爺爺奶奶帶大的,我覺得那影響我蠻深,現在輪到我自己要幫小朋友帶便當,我也會這樣做,也會想把便當弄得很漂亮,手拭巾圖案很多,每天都可以不一樣,我也很喜歡看日本的食譜,當然是沒那麼賢慧(笑),但也會朝那個方向努力。

 

Fion是怎麼走上畫畫之路?

大概20歲左右,因為奶奶的關係我在日本住了一陣子,那是影響我很深的、年輕時候的那三年,當時在日本念室內設計,可是沒念到畢業就回來了,某天很偶然畫畫圖,在報紙上看到有徵稿就投,就開始在自由時報有一固定專欄,連載幾個月後有能見度吧,開始有出版社來找我出書。

那時也是畫跟生活有關,因為我很喜歡杯碗瓢盆,我就畫很多很多杯子,或畫我搜集來的碗盤,有時會搭配食物配色或一個角落的佈置,寫一些簡單的文字。其實畫畫會變成我的職業是一件無心插柳的事,因為水彩是很好取得的媒材,我就拿起水彩畫,也就一直畫下去了。

 

為什麼喜歡畫畫這件事?

應該說,我還蠻喜歡塗鴉的,水彩也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詮釋,沒想到大家還蠻喜歡那個調性,我就是畫,可能因為這樣有了另一個新的感覺出來,不是那麼工筆、嚴肅的技術,變成比較小品的東西,也因為我很喜歡畫碗、杯子、蔬菜、水果這些生活類的主題,我覺得可能因為這樣,比較容易跟人接近,大家比較容易有共鳴。

 

創作的風格是否有改變?

有,早期比較小、碎,現在比較大,我覺得跟現階段看到的有很大關係。現在因為住在紐西蘭這個好山好水好無聊(笑)的地方,那麼大的城市,人口卻很少,就跟羊講話(笑)。可是我漸漸發現在臺北每個人都會去鑽這些小綠意、小角落,因為生活離大自然比較遠,每天好忙好忙、會很渴望這些東西,我剛好相反,周邊都是大原野,是草地、森林、花園,所以相對的我一年一定要回來兩三次,讓自己平衡一下。

 

跟我們聊聊妳在紐西蘭的生活

不習慣的日子已經過了,現在會從中找到好的地方。因為我本身對烘培和料理蠻有興趣,現在就做飯給家人吃,那邊大家通常都自己下廚,甚至自己種菜,像我現在的家是老房子,院子裡有前屋主種的蘋果樹、核桃樹,這次回台灣前就已經結小蘋果了,現在回去差不多就可以長成像我們講的那種山蘋果了,有酸香,做蘋果派超好吃的!

核桃樹搖一搖,成熟的核桃就會掉下來,核桃剖開,在殼跟內膜的邊緣是有一層黑色粉末,是可以拿來做顏料的。現在離這些東西很近,所以會去研究,會去學習從這麼自然的生活,找到自己的定位,找到喜歡的元素。畢竟我是在城市長大,要從什麼都不會去學,苦中有樂,要從這些小快樂,去累積新的自己。

 

我們以為住離大自然近的地方很美好呢!

我本來也以為,後來漸漸發現,居住跟旅行是兩回事。當我搬到紐西蘭時發現,當你真正失去你的家,沒有一個著力點,就會覺得你很浮,你的根不見了,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很沒安全感的日子。我始終還是覺得我的根在這裡,不過從住紐西蘭第三年開始,心有比較找到另外一種平衡方式,有啦,還是會被那些可愛的莓果給吸引,願意犧牲一下,因為那在台北是找不到的。

 

談到旅行,旅行對你來說是?

靈感的來源。我對顏色很敏感,我去一個城市旅行,就會去觀察那個城市牆面的顏色,或是城市的氣氛,比方說畫巴黎我可能會用水綠色或灰藍色,南法我就會用銘黃色或蜂蜜色,那裡空氣就是那個顏色,如果畫台北我就用灰色(笑),台北跟其他城市比就是灰灰的。當我去旅行,走在街道上,遇到那些小東西小花草或是小店小房子,就會覺得我又搜集到一個東西,會很快樂。

 

創作中喜歡的部分?

我很喜歡用同一個顏色去畫圖,比方說一個綠色,我就會想辦法把一個綠色,變到一百個綠色,用一百個綠色去完成一幅圖。之前教課我都會跟同學說畫裡的黑色絕對不是顏料擠出來的黑色,是去調出來的,也因為顏色不是那麼直接的顏色,是調過的,所以相對會比較柔和一點。

 

現在日常的一天

六點起來,幫小朋友弄便當,送他們上學,吃早餐,弄完大概八點半check email回信,去買菜,弄簡單的午餐吃,再處理一下工作,小朋友大概三點半下課,接小孩回家,煮飯、處理家務一直到晚上,小朋友晚上八點前就睡了,之後是我的時間,我就開始畫畫,幾乎每天都會畫。

靈感有時候是一瞬間的,你不畫下來就忘記了,去紐西蘭有個好處是因為回到一個原始的環境,在什麼都很空的環境,就會想去創造,所以其實現在作品比之前多了近2倍。

 

紐西蘭的房子是妳的dream house?

硬體方面是,我一直很想住在木頭房子,但臺北氣候太濕,剛好紐西蘭的氣候是可以讓木頭房子很漂亮,我們家是一百年的老房子,一百年的木頭真的很漂亮,我很愛摸老木頭,那個美是要用時間去換的。只是沒想到,當我要住在那樣一個dream house的時候,必須某些條件被拿掉,你才能夠走到那一步,比方說,遠離我的朋友家人。

那時就領悟到一件事情,人生有時候不要太滿,你的人生永遠要留一個洞,留一個你未完成的事,你才有辦法前進,才有一個動力往前,如果太滿,你就卡住了,就像有些人可能走到人生的高峰,不知道往哪裡走,因為他已經在最高處,那時候要怎麼辦,他就要下來,下山,再上去,他才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。

 

料理跟畫畫是否有相同之處?

我覺得有耶,因為都要用手去攪(笑)。

 


想知道更多Fion老師的作品和生活片段請到 Fion Stew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