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革命鬥士衝鋒陷陣的時候,我們都還是襁褓中的嬰兒;當父母辛勤工作而早出晚歸的時候,我們背起書包練習寫字;當我們逐漸理解美好事物,於是學會了選擇;而今,我們開始重視生活的時候,誰說料理不能很藝術?

4F 決定在2009年的最後一季,推出屬於我們的「煮藝」,像是宣言一般,挖掘料理的無限可能,也從美的面向來看見料理,或許桌上一盤盤雕琢的菜,不像畫不像文字的完成可以保存久遠,但那執著專注的精神是同等的,於是我們在畫中看到料理,也在電影中欣賞料理,有人說食的歷史即是一部人類發展史,而食的文化,更是與生活、藝術密不可分。

像是,我們偶然在畫中描繪的草地上野餐,拿起一旁翻落在地的蕾絲洋傘;在主角對話的字裡行間,我們閱讀兩人相約的餐廳賣的是日本菜;在女伶低沉的嗓音之後,喚出女孩潰堤的淚水,那是他們分開的夜晚,只剩還沒吃完的藍莓派。每段故事皆是生活,每道料理都是作品。這一季接連的三個月,4F將帶著你從10月的經典繪畫、11月的當代文學、12月的電影片段中窺見料理的各式風貌,讓我們的「煮藝」淋漓發揮,一同烹煮藝術,也品嚐藝術!

十一月份 餐桌筆記

十一月份 餐桌筆記

濃稠的筆觸勾勒出

老畫家眼中流洩的時間

在深夜,在清晨
在曾經相遇的街道上
月光灑落彷似輕薄的紗
那一池子的水色映著
沉睡中的蓮

我的朋友啊!

酒館裡頭滿座的喧囂
這裡只剩入夜
的微涼

我們不曾忘記走過的路
期待明日窗台前的陽光
當它斑斑出現時

我的朋友啊!

拉張木椅靠近這圓桌
請同我享用,我們
早起的盤中印象


印象派:自一八七四年於巴黎發起,以莫內「日出‧印象」畫作為名,印象畫派因而現身,著重光影變化的描繪,以光為實、影為輔,打破物件固有形象,而衍生出的浪漫繪畫質感。印象派:自一八七四年於巴黎發起,以莫內「日出‧印象」畫作為名,印象畫派因而現身,著重光影變化的描繪,以光為實、影為輔,打破物件固有形象,而衍生出的浪漫繪畫質感。

十月份 盤中印象

十月份 盤中印象

傍晚的天色頗有層次,透過十三樓公寓的大片落地窗,趁虛而入的風將白色窗紗吹得漫天飛舞,某些節日像是你我之間的默契,以往常的方式渡過。我們點亮了餐桌上的燭火,我翻開了手中的書,你將一盤又一盤的菜端上了桌,我逐字又逐字的讀著你深愛的詩句。


「初夏的棉布裙被潑翻的葡萄柚汁打溼,在另一個可能的過去。〈註一〉」
「另一個可能的過去,是準備分享哪段輝煌的戀愛史啊?」

入秋的涼風包圍了桌上的燭火,在秒針滴答的瞬間,它險些熄滅又燃了起來。你將最後一盤上塗抹均勻鮮奶油的草莓蛋糕放好,一旁擺著灰藍印花的餐巾紙。走向前去,輕輕的拉起玻璃門。

「就只有你看見我,喝養樂多的時候,還那麼像一個小孩。〈註二〉」
「喝著杏仁茶,居然,還有一點歡喜。〈註三〉」我說

你靦腆的笑了,那笑容如同盤中飄散的氣味一樣,從不曾變過。

「我想應該夠了,也夠噁心了。」

拿來堆放成群的書籍和DVD,原本靠著牆邊年久失修,蓋上薄薄灰塵的木製方型餐桌,被我們移到了客廳的正中央,頭頂上還有一盞,幾年前在紐約某個當地著名的跳蚤市場買到的八零年代吊燈,還記得開車經過布魯克林橋的時候,坐在後座的你,竟然還放肆的傳來不休的打呼聲。

「吃吧!不然這些味道,你應該都快記不得了。」你說

兩千年的盛夏,我在住家附近的舊書攤認識了你,誤打誤撞的也好幾年過去,當年買回家的書還沒丟,書頁早已泛著黃漬,原來兩個人的生活,時而後知後覺時而不知不覺,卻又是怦然心動的當下。

「五週年快樂!」我若有所思的說。

房間那頭突然傳來了一陣微微的哭聲,時間瞬間凍結,我們相視然後笑了。


註一 節錄自夏宇〈時間如水銀落地〉一詩,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之詩集腹語術。
註二 節錄自鯨向海〈許願〉一詩,麥田文學發行之詩集大雄。
註三 節錄自夏宇〈詠物〉一詩,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之詩集腹語術。

十二月份 光影回味

十二月份 光影回味

光影之間
我們留下的隻字片語

光影之間,是昨夜迷離的夢境
光影之間,像過往堆疊的青春

光影之間
有著我們抓不住的縫隙

當感官被逐漸放大了
當味覺在舌尖寫下
我們所謂的
味道了

一張舊照片
亦或一席蜷曲的被褥
一桌子母親燒的菜
一點一滴消逝的流水啊!
是我們相互傾訴的深夜
是我們成長的痕跡

然而,停下腳步
眼前閃動的光影斑斑
它複製了多數人的記憶
它紀錄的無數美好幻想

光影之間
我們回味許久

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