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F的大家都相當喜歡KINFOLK雜誌,在最剛開始是Amy向我們分享的。她興奮的說:「原來世界有一群人可以這樣生活著。」他們是一群結合世界各地的藝術家、設計師或攝影背景的人,與自己身邊親密的朋友合作,像是廚師、麵包師傅或園藝家等。剛開始的概念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相聚在餐桌旁,而不只是一年一度的婚禮或是活動才能遇到彼此。其中,這群朋友更喜愛接近大自然,認為生活就應該簡單、不該有多餘的複雜,進而減少一些人為的事物。時間久了,漸漸地就會變成自己的生活美學與態度。

夏天已經過了一半,在冬天這些可愛的水果似乎不是那麼容易品嚐到,所以我們找了KINFOLK第三集裡一篇果醬的文章,特別翻譯與大家分享,讓我們一起將夏日的暖陽延長地保存。

http://www.kinfolkmag.com/ by Trish Papadakosfrom “KINFOLK” Volume Three, page 77

http://www.kinfolkmag.com/
by Trish Papadakosfrom “KINFOLK” Volume Three, page 77


在十月的時候,炎熱帶有薄霧的夏季彷彿已是遙遠的記憶,氣候極為寒冷的加拿大冬季,真是令人相當卻步。而相較於寒冷的日子,夏天看起來十分的短暫,多讓人希望在迎接下次豔夏之前,將暖陽的光線持續延長。

說起夏天裡最懷念的事情,莫過於能咬一口直接從當地果樹摘下、或是從農場籃子裡直接拿起的新鮮水果。產桃子的季節相當短暫(約莫是八月中旬到八月底),但它仍是我的最愛。製作桃子罐頭是夏末加拿大最盛名的傳統,這是能讓在寒被冬包圍的日子裡,將時光倒流的方式。

我未婚夫的家庭在尼加拉崖邊(Niagara escarpment)有一個223年歷史的果園,果園擁有北美最肥沃的土壤,所以每年都可以採收桃子。參觀「二世紀農場」(Two Century Farm)讓我勾劃出時間旅行的樣貌,事物依據大自然的計畫表潮起潮落,彷彿他們真的經歷了兩個世紀一樣。

我非常珍惜在「二世紀農場」那忙碌的廚房裡聽到的故事。那是一個大型的工程,在廚房裡聽著CBC或是古典音樂電台,環繞滿山熟成的桃子與看似奇怪的工具(像是提罐夾、掀蓋鉗、除沫器、裝瓶漏斗)和一鍋如巫婆煮的沸騰滾水。這是時間給予的空間,更重要的其實是一種時間停留的方式。孫子們記起廚房裡聽到的話,像是殺菌、壓力、氣泡和密封,就像是一間科學實驗室。

這些要保存到冬天的桃子罐頭被儲藏在舊農舍內,每次為了拿一罐出來,都需走下那不穩固又搖搖晃晃的台階,到燈光昏暗充滿霉味的地下室。孫子們都很怕黑,但他們知道如果是要去拿桃子罐頭,便知道能大飽口福一番而感到非常開心。相較之下,放在同一個地窖裡的甜菜與小黃瓜就不是讓人那麼興奮了。  

去年夏天第一次參加製作桃子罐頭的活動後,我問起這個最好的食用方式為何呢?原來,你可以用多樣簡單但美味的方式,享用灑滿果園的溫暖陽光,用這滿口暖陽的滋味,趕走最糟糕的加拿大寒冬。

Comment